其如盘石,忧忧我心;其如乱麻,骚动扰攘侵犯我心;其如芒刃,刺痛我心。若梦,其笑于我,我甚喜。梦醒,我心恸,恸至流涕。其似天际近,又似耳风迎。其本过客,偶然入我眼,却扎根入我心,已矣,但如梦耳。
—墨若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