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唐韵瓷完成于2018·1·14
日志情人节之夜

萧疏零落是伊的幽怨情致,曲院风荷是伊的前尘故梦。
叶尖浑露一滴莹莹欲坠。断梗枯枝似承载不起浮生期望。晓月繁霜相和着一曲春色挽歌。残荷落瓣余韵犹存。奏起冬的序曲的,是荷塘夜色里有如晶钻的初雪。
古瓷自千度高温窑水涅槃而去,仿若带着世世代代的沉甸影象,沉诉一段段悲戚过往。

众人皆知铸剑名师莫正舍身赴熔炉刚刚铸就了上古宝剑莫正,却不知,制瓷业亦有相似情状,只是,要温婉缱绻很多。
宋是古中国磁器至美之时。一只雨过天青色残荷秋韵纹饰汝窑香炉沉静无言,两度烧制的淬炼铸造了它风华倾世的温润晶泽。汝窑享有“宋瓷之冠”之佳誉,宋朝仅只二十年的开窑工夫致使其存世量稀疏。众人所见汝瓷险些皆为素器,果釉薄之故。
那么,这只残荷秋韵纹饰汝窑香炉怎样得此化境?
北宋真宗年间,江西昌南镇得新名景德镇,以真宗年号定名,瓷都盛名世界知。
即使云云,北宋末代天子宋徽宗期间汝瓷品格亦无可庖代。每一次釉变开片的美好无故,每一件胎底同薄的佳构,每处天青色的清雅,无不使人心醉神迷。汝瓷扣之,声如磬;抚之,面如玉。其光彩素雅清润,存世品稀疏。
彼时窑址清冷寺村一双青梅竹马的幼年男女师从先进,精于造瓷。他们的生长阅历,端的合了那诗句“妾发初覆额,合花门前剧。郎骑竹马去,绕床弄青梅。”双双商定,下一次建造釉料时除要用上传统的白玛瑙质料,借要点画相互相融之血液,共酝一段菡萏年光光阴连十里的韵事。
岂料一朝金兵南下,徽钦二帝取上万皇族皆做了俘虏。古中国书画磁器顶峰乱世就此崩溃。国破家亡的沉痛作育了宋代女词人李清照词作的旷世风范,笔端之“愁”可取南唐李后主相媲美,也致使了汝瓷之美成为绝响。
相约造瓷的两人当中,男方流浪于兵燹,石沉大海。独留少女独自烧制了最初一件汝瓷,用上了本身芳华的血液,刚刚有了这残荷秋韵、瓷梦惊雪的孤例。
这件汝窑香炉,承载着制作者哀婉悱恻的痴恋取亡国辞庙的沉痛呵!

幽邃如井的孤寂,讳莫如深的寒凉。曾的高温烧造取两边心意已成过往,埋没于青史激流中不复觅。
伊于喧闹了千百年的萧瑟流光中祈盼,玉骨冰心亘古如初,只为那一瞥惊鸿的清丽绝伦。

今宵又是漫漫严冬夜,我掏出那只雨过天青色残荷秋韵纹饰汝窑香炉,虔心点上至为珍贵的红色龙涎香,捧一卷线装词集,倦倦品读。
不知什么时候,瓷瓶绽出冰裂纹这样,竟至开出梅韵幽芳,宛如彷佛带着丝丝缕缕的热喷鼻,正在清寂寒夜流露幽艳情韵。

又大概,我有缘得此炉,是果其去赴宿世之约么?
【末】